当前位置:首页 > 班云水 > 正文

风投史上最大窟窿:孙正义,亏了900亿

摘要: 孙正义眼下的遭遇,也是目前国内大多数VC/PE所正经历的。 作者 I 刘博 报道 I 投资界PEdaily 刚...

风投史上最大窟窿:孙正义,亏了900亿

  孙正义眼下的遭遇,也是目前国内大多数VC/PE所正经历的。

  作者 I 刘博

  报道 I 投资界PEdaily

  刚刚,风投史上最惨烈的一幕出现了——

  今天(5月12日)下午,孙正义在日本东京公布了软银集团最新财报:截至3月31日,软银集团2021财年净亏损为1.7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900亿元)。更加刺目的是,愿景基金2021财年净亏损高达2.64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)。

风投史上最大窟窿:孙正义,亏了900亿

  即便放在全球范围来看,这都是风投史上最大一笔亏损,绝无仅有。

  脸色凝重,孙正义宣布正式放缓投资:软银将采取保守的投资步伐。他还给出一个具体数字:与去年相比,今年投资额将减半或四分之一。

  这个全球最大的风投机构正面临最艰难的时刻。而项目市值缩水,募资出现困顿,投资集体放缓——孙正义眼下的遭遇,也是目前国内大多数VC/PE所正经历的。

  史上最大窟窿:愿景基金亏1400亿

  孙正义宣布暂缓投资

  成也愿景基金,败也愿景基金。

  回想一年前,孙正义在东京自豪宣布,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.9879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2948亿元),一举创下日企上市公司最高纪录。“软银集团一个季度内实现的利润,已经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家日本企业。”

  其中,最大一笔回报来自于韩国版阿里巴巴Coupang。2021年3月11日,Coupang在纽交所成功上市,上市首日股价大涨40%。软银作为Coupang的最大股东自然赚得盆满钵满,这是孙正义继阿里巴巴之后又一笔经典投资,斩获了245亿美元的账面回报。

  然而,好景不长。Coupang的股价上市之后一路走低,今年一季度的跌幅高达惊人的40%,目前市值仅为170亿美元,这也让软银当初的投资收益缩水到不足60亿美元。

  这样的一幕还出现在其它明星项目身上:第四财季(2022年1月至3月),新加坡网约车服务巨头Grab股价下跌了51%,印度数字支付初创公司Paytm股价下跌了60%,这也导致愿景基金分别录得了24亿美元和13亿美元的亏损……几乎所有参股公司的股价都已经低于发行价,损失惨重。

  今天下午,孙正义在财报会上透露了一个惨烈数据:截至3月31日,愿景基金2021财年净亏损2.64万亿日元,约合人民币1400亿元。

  受此影响,软银集团2021财年净亏损为1.7万亿日元(约合人民币893.28亿元),堪称全球风投史上最大窟窿。

  孙正义和团队早已嗅到了危险。据彭博社报道,软银愿景基金一位管理合伙人在今年3月洛杉矶的一次会议上也表达了与孙正义相同的态度:计划减少投资。形势比人强,这位投资狂人罕见宣布躺平。

  孙正义和软银历来被视为一级市场风向标之一。他曾说过一句话:“春天迟早会来,我们会继续播种,而种子正在稳步成长。”

  然而今天,孙正义宣布软银将采取保守的投资步伐——与去年相比,今年投资额将减半或四分之一。

  阿里占资产净值22%

  软银挥泪大甩卖,紧急套现

  套现求生,成为孙正义眼下最紧迫的工作。

  据悉,软银正在努力筹集现金,并正在评估可能被清算的资产。原本一切顺利的话,孙正义将会收到一笔来自英伟达的660亿美元巨款,但最终围绕ARM的收购交易还是在今年2月宣告失败。

  时不我待,软银很快启动了ARM独立IPO的准备工作,表示可能会在2023年3月之前将ARM在纳斯达克上市。据悉,软银正计划选择高盛作为ARM独立IPO的主承销商,后者的估值可能高达60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3817亿元)。孙正义刚刚则表示,如果ARM准备IPO时市场还不够好,那么可能会等待,再推迟3-6个月。

  回想2016年,孙正义斥资320亿美元收购ARM,缔造了当年最轰动的收购案。彼时他曾表示,ARM将是软银集团的未来。没想到的是,ARM如今却成为了孙正义手上最烫手的山芋。

  与此同时,软银退出了自动驾驶独角兽Cruise。通用汽车在3月19日宣布,将以21亿美元收购软银愿景基金所持其子公司Cruise的股权,从而将通用在Cruise的股权扩大至80%。通用还表示,将对Cruise追加13.5亿美元的投资,以取代软银愿景基金在2018年做出的承诺。

  在这笔交易中,软银实打实地赚了点小钱。资料显示,软银此前向Cruise投资资金共计约12亿美元,21亿美元出售相当于赚了9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57亿元)。作为一路抬高Cruise估值至300亿美元的操盘手,孙正义匆匆放弃这家仅次于谷歌Waymo的自动驾驶公司,实属无奈。

  今年4月中旬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文件显示,软银愿景基金出售了5000万Coupang的股票,总价值10亿美元。这至少是几个月内,软银第二次卖出这家韩国电商巨头的股份。而所卖出股票的价格,仅为每股20.87美元,比去年9月Coupang的发行价低了近30%,可谓挥泪大甩卖。

  回顾过往投资生涯,孙正义无数次书写了逆袭传奇,而中国人民最为熟知莫过于他当年对阿里的经典一战。今天孙正义也透露最新数字:阿里巴巴占软银资产净值的22%,占愿景基金的49%。

  但也有很多惨痛教训。当年对WeWork的投资失败是孙正义无法抹去的记忆,他为此曾在2020年的软银年度股东大会上首度公开致歉;而此后被投项目格林希尔资本的破产,也让孙正义再度低头认错。

  不知道这一次,孙正义将花费多久的时间冲出暴风雪。

  孙正义并非个例

  国内VC刹车:等估值降下来

  无独有偶,眼下孙正义相似的一幕也正在国内创投圈上演。

  我们先来看两组数据——

  今年第一季度市场新募集基金数量共1374支,其中外币基金方面情况堪忧,今年第一季度共20支外币基金发生新一轮募集,同比下降57.4%;披露募集金额约315.10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幅度达62.6%。

  换言之,今年一季度美元募资减少约6成,史无前例。

风投史上最大窟窿:孙正义,亏了900亿

  投资端也放缓了——今年一季度国内股权投资市场明显节奏放缓——共发生2155起投资,同比下降27.5%;披露投资金额为1968.22亿元人民币,同比下降47.1%,堪称腰斩。正如孙正义一样,国内VC/PE出手刹车。

  这背后的原因很多,而中概股今年以来的大跌,成为了VC/PE难以言表的痛,大大影响到了一级市场尤其是美元基金的信心。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3月11日,在美上市中概股共有271只,合计总市值约9724亿美元,跌破万亿美元大关。

  不只是中概股,A股、港股市场今年也出现罕见的破发潮。比如被寄予厚望的AI独角兽格灵深瞳,今年3月正式登陆科创板,但开盘即破发,最新市值仅有48亿元,实在是令人唏嘘。

  至于新消费更是重灾区。以奈雪的茶为例,去年6月上市时的发行市值达到340亿港元,此后便一路走低,截至目前,奈雪的茶最新市值为78亿港元,但当初C轮融资时,估值就已超过100亿元人民币。

  珍惜手上的子弹——这已经是VC/PE默然间达成的一种共识。当一级市场来到冰冷的周期低谷,募资与退出的困境迅速传导到了投资端,大家不约而同放慢了脚步。

  此前,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向投资界反映,老板直接喊停现有投资,“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做研究,新项目根本没有上投委会的机会。”2022年至今4个月,公司没一个项目过会,整整一个季度没有开张。

  这样的案例并不鲜见。据悉腾讯投资今年也开始限制出手速度了,“能不出手就不出手”。更有甚者,一位从业数十年的美元基金大佬对身边朋友透露,已经财富自由的自己,决定趁这个机会退休了。

  正如晨壹投资创始人刘晓丹日前在LP大会上坦言,在资本市场剧烈调整的背景下,中国投资机构洗牌在所难免。

  没有一个冬天不会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。只是不知道,这一次寒冬会延续多长时间。

发表评论